您好,欢迎您访问成都统计公众信息网! 站内搜索
公共搜索 高级搜索 手机版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统计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统计动态 > 国务要闻
中美贸易战的明与暗
来源:南方周末发布时间:2018/3/29 浏览次数: 3337 次 [字体: 打印本稿 关闭]

一些美国长期保持优势地位的领域,正越来越直接地面对来自中国的挑战。“我们去商务部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拜访时,他们认为中国制造2025所推动的每一个领域都是美国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领域。”

2018年3月22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对每年高达6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随即引发全球股市震荡。

波音、卡特彼勒等美国制造业巨头当天股价损失最为惨重,均超过5%。这两家工业集团都有相当大一部分供应链设在中国,同时中国也是他们最重要的买家。损失惨重的还有近八成中概股。

亚太股市3月23日开盘便毫无悬念地大幅跳水。日经指数下跌4.52%,恒生指数下跌2.80%,澳大利亚的S&P/ASX200指数下跌1.9%。

A股市场上,钢铁板块等大量上市公司出现了跌停,迫使许多公司在周末纷纷做出回应,与美国的贸易往来划清界限。

“最大的黑天鹅,就是美国的贸易保护。”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哈继铭对南方周末记者说。黑天鹅是指那些重大、意外而又难以预测的事件。

新的双边议题——贸易逆差

贸易战的信号其实早就发出。

北京时间3月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命令,15天后将对美国进口的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关税。这是2016年特朗普当选后,中美贸易首次实质性碰撞。

据专家们估算,这项政策对中国的影响并不算太大。中美两国分别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出口国和进口国,但由于美国持续不断的“双反”政策,两国间的钢铁贸易一直逐年递减。在中国钢材出口国排名中,美国已由2006年的第2位下降至2017年的第18位。

重要的是,特朗普在签署关税命令之际,在Twitter上写道,“真朋友可以免税”。目前,包括欧盟、澳大利亚以及韩国等国均已拿到关税豁免。

单边提高钢铝关税,再逐一谈判,被普遍视为特朗普一种拉拢盟友的策略,但中国被排除在外。特朗普在签署加税备忘录之前的演讲时说,“对中国,我们将特别针对其600亿美元的产品启动301调查(1974年贸易法的第301条款,一旦认定中国侵犯知识产权,美国就会实施惩罚性关税)。”

其中,特朗普再次要求中国将与美国的贸易顺差减少1000亿美元,这是他竞选总统时,为美国白人劳工们许下的承诺。根据美国商务部的统计,美国从1985年开始出现6亿美元的逆差,到2017年,逆差已变为3752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卢锋公开写道,过去一年来,美国决策层有关重要文件、报告、演讲,对中国竞争手段造成美国巨额贸易逆差与利益损失,提出很多抱怨和质疑。

尽管中国商务部与学者们多次表示,美方的统计有失公允。如果从全球价值链的视角来看,美方的统计高估了中国的贸易顺差,比如苹果手机,虽然大量从中国出口,但中国从中并没有赚到多少钱。

无论如何,巨大的贸易逆差已成为中美之间最直接的双边议题,此前从2005到2014年期间,美国指责中国最多的是汇率操纵。

随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给予回应,表示中国“不接受任何国家试图单方面施加自己的游戏规则”,“希望双方能够以建设性的方式,通过做大合作蛋糕的方式来妥善处理这些问题”。

实际上,早在2018年初的达沃斯论坛上,时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就已提出,中国将利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机会推出新的改革举措,一些措施将超出国际社会的预期。

随后到来的两会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也明确表示,将进一步放宽服务业、制造业、采矿业的外资准入,并承诺扩大进口。

但在中国做出这些承诺之后,特朗普仍签署了加征关税的行政备忘录。

“将价码抬得非常高,施以最大的压力,然后等着对方来妥协。”对外经贸大学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对媒体总结,这就是特朗普的策略。

屠新泉是对中国贸易政策熟稔且有较多意见参与的人士,他认为,特朗普始终没有给出他的要价,削减1000亿美元逆差,并不是要价,而是结果。特朗普也始终没有提出在多长时间内完成削减,任何一个政府也没有手段去控制数字。

贸易战无法解决的

“发动贸易战并不能解决美国的贸易逆差。”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长江学者”陈斌开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这几乎是中美经济学界的共识。从1980年代开始,美国就是贸易逆差,只不过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间转移,最早是在日本,后来变成东亚四小龙,再慢慢转移到中国内地。

“逆差形成的根本原因是美国储蓄率低,而中国储蓄率高。”陈斌开说,如果不从根子上找问题,逆差还会持续扩大,美国即便不从中国进口,也要从其他地方进口;中国不向美国出口,要么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要么找到其他市场进行出口。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秦晖在其题为《21世纪的全球化困境》的演讲中,曾形象地描述了中美两国经济模式的差异——西方政府之所以大多债台高筑,是因民众希望“高福利+低税收”模式,于是,美国的左派(民主党,主张大政府,高税收高福利)和右派(共和党,主张自由竞争,低福利低税收)为讨好民众,在政策执行中往往只能执行对民众有利的一半。

这样的“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模式按说并不能持续,但随着全球化的深度和广度不断加深,美国等西方国家可以通过全球透支(制造外贸逆差、发行国债、资本市场融资等方式)来继续讨好民众,债台高筑下也不至于政府破产、制度坍塌。

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的接盘。秦晖称,因中国目前仍属于“高税收+低福利”的状况,国内消费能力自然不足,出现产能过剩,严重依赖外需,中国在这种情况下其实是“甘愿被透支”。于是,中美两国形成了全球化的互动。

“顺差国和逆差国都有责任来纠正贸易失衡。”陈斌开说,从中国的角度来说,一个高速增长的经济体,按理说不应该有贸易顺差,因为投资回报率高,储蓄应该很好地转化为投资。如果反而持有大量美国国债,说明转化的过程出了问题。中国应该进行更深层次的制度性改革,例如土地垄断供给、户籍制度、金融抑制、教育和医疗等市场的管制等。

不过,陈斌开表示,中国对全球贸易顺差的问题,近些年是在缓和的。无论是贸易顺差、贸易顺差增长率还是储蓄率,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都在下降。

从2016年开始,德国已连续两年超越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贸易顺差国。

高科技领域的竞争

“我们去商务部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拜访时,他们认为中国制造2025所推动的每一个领域都是美国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领域。”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撰文分析了中美经贸关系微妙却深刻的变化。年初,他曾经随CF40专家团一起访问了华盛顿的许多政府部门和智库。

在中美关系上,经贸关系长久以来是作为“压舱石”式的存在,每当在政治、外交关系出现冲突时,往往会有商界或者企业界人士或明或暗做工作。但这正在改变,原因正是中国企业对美国企业构成越来越直接而有力的竞争。

高善文列举了波音的例子。过去,中美关系紧张时,中国通常会购买波音的飞机,所以波音会替中国说话。现在,中国C919已经拿到了八百个订单,中国不仅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大手笔买波音,还会努力将C919卖出去,成为波音的对手。

不只是波音,在更多的行业,美国都在感受到中国崛起带来的挑战。尤其是,许多美国人认为这是中国政府干预并推动的结果。

“中国在一些重要领域从追赶转变为并跑和领跑,虽然目前领跑还主要依托产品创新和技术集成创新,尚未进入到通过前沿原发性创造带动产业技术变革境界,然而十几亿人口巨型国家经济生气勃勃追赶快速重写全球经济版图,不能不引发现有超级守成大国美国的忧心忡忡和倍感压力。”卢锋如此写道。

中美贸易摩擦期间,经济学家周其仁的一篇旧文再次热了起来。这篇旧文名叫《在台州读萨缪尔森》,是周其仁在2006年去浙江台州考察企业时,对萨缪尔森一篇论文的思考。萨缪尔森是美国经济学大师。

萨文的背景是中国、印度经济崛起,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重新抬头,其间的利益得失。萨的结论是,当两个经济各自生产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自由贸易可以提高两国的福利水平,因为经济总产出水平最高。但是,当一国在原本不具备比较优势的领域,意外地提升了生产率,结果可能是永久伤害另一个国家的利益。

假设中国制造飞机的生产率上升,美国造飞机的比较优势下降,以至于两国从事与不从事贸易的境况相同,彼此再也没有任何从事进出口的优势。那么,中美两国贸易终止。但是,美国需要既生产飞机也生产衬衫,从而导致人均实际收入的下降,而此时的中国已经提升了飞机生产率,可以关门享受实际人均收入的上升。

反观301调查,这项主要针对高科技领域的调查,几乎涵盖了“中国制造2025”的所有高端制造业项目,例如航空产品、芯片、精密设备等。如果加以高额关税,美国企业再想将这些产业搬到中国制造,然后出口至美国,将会因为价格的提升变得毫无竞争力。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3月22日的演讲时说,技术是美国经济未来的支柱,有4400万人在高科技领域工作,没有哪个国家像美国这样拥有技术密集型产业。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巍则认为,美国发动贸易战的一部分原因,是渴望服务业的自由贸易。中美经济结构在全球化后发生了重大改变,美国失去了制造业,只有服务业,而服务业在中国还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市场。

“现在中国很多大的金融机构十分关注中美关系,因为他们关心自己的竞争环境。”李巍说,中国的银行业已经高度饱和,美国看上的是中国的商业保险市场,中国庞大的中产阶级在五险一金的基础上,仍有大量医疗、养老的需求。再比如中国可以自由进口好莱坞的电影、医疗服务等。

基于特朗普不从美国自身寻找问题,而是将贸易逆差的矛头指向中国,并且无视财政恶化,继续推行减税等不可持续的政策。陈斌开认为,短期内的选票才是特朗普真正关心的问题。全球化后,美国的贫富差距拉大,而那些在全球化过程中受损的白人劳工,正是特朗普的选票来源。

“特朗普简单告诉你,你为什么会失业,是因为中国人、墨西哥人抢了你的工作。”陈斌开说,所以要修建墨西哥墙,阻挡移民,要和中国打贸易战,这是美国底层民众能够听明白的,“然而这是一个假的原因”。

贸易战之外

短期来看,贸易战对于中美两国来说,只能是比谁输得更多。这是一个需要比较量化的研究,市场上观点并不统一。

高盛预判了四种可能出现的场景,其中,当所有国家都对他国征收5%的关税时,像中国这样拥有贸易顺差的开放型经济体将遭受最大的打击;而当股市下跌10%或中国等贸易伙伴施行反制手段时,美国遭受最大的打击。总体而言,美国的GDP损失大约为0.4%,中国则在0.25%左右。

而世界大企业联合会(The Conference Board)基于出口数据撰写的报告显示,美国、欧盟以及日本对中国的出口附加值分别相当于各国GDP的0.7%、1.6%和2.1%。相比之下,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附加值几乎相当于GDP的3%。这表明,如果与特朗普政府爆发贸易冲突,中国受到的损失将更大。

判断之所以难下,是因为更多的国家正在被卷入贸易战中。

特朗普在上任的第一天,就签署了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总统命令。

特朗普还将矛头对准了欧盟。特朗普3月2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说:“我们刚刚开始与欧盟谈判,因为欧盟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把美国拒之门外。”“他们有很强大的壁垒和关税,这是不公平的”。

而欧盟一边在强势回应特朗普,一边也对中国不锈钢无缝钢管的反倾销税延长5年,继续征收48.3%至71.9%的高额关税,防止本应进入美国市场的此类产品反过来涌入壁垒较低的欧洲。

乐观地看,对于中国而言,陈斌开说,机遇在于中国能否团结一批全球化的受益者,共同倡导自由贸易。尽管发达国家之间贸易更大,但中国与欧盟的贸易量也不小。现在美国对欧盟也有伤害,就是看中国能否与其他国家找到一些共同点,形成更多的共同利益。

除了提出对美国价值30亿美元的进口产品加征关税,中国目前表现得相当克制。据FT报道,中国正在制定新法规,允许外资金融机构在国内证券公司持有多数股份,最迟在5月敲定。此外,还提出愿意向美国购买更多半导体产品,替代此前向韩国和中国台湾制造商的购买。

虽然特朗普签署了加税备忘录,但贸易战还未真正来临。待其真正起效,仍有一个90天窗口期,需要等国会听证取证等。

另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财长姆努钦即将访华。伴随着贸易战的鼓点,各方也都正在坐上谈判桌。

上一篇:国务院新机构密集挂牌 开局工作办了哪些大事?(2018/4/17)
下一篇:中国银监会官员:金融发展脱离实体经济谈规模没有意义(2018/3/17)
联系方式|服务信箱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主办:成都市统计局单位地址:成都市武侯区锦城大道366号邮编:610042电话:028-86638070
Copyright©2001-2018 by 成都市统计局 all rights reserved